首頁 > 新聞中心 > 瓷都要聞 > 教育 >

崢嶸歲月 藝術傳薪——景德鎮陶瓷大學寧璘教授的藝術人生

作者:呂品昌 張甘霖 來源:景德鎮在線 發布時間:2021-01-18 05:40:00
  景德鎮在線訊(呂品昌 張甘霖)為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向參加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的、健在的志愿軍老戰士老同志頒發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紀念章。景德鎮陶瓷大學老藝術家寧璘教授榮獲這枚沉甸甸的紀念章,是值得我們崇敬、學習、關愛的英雄和楷模。
  寧璘先生是我國著名畫家和藝術教育家,1951年他跟隨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美術組參加了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在朝鮮戰場上,他創作出大量動人而鼓舞人心的繪畫作品;貒,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60軍政治部美術組組長和江西省革命烈士紀念堂油畫創作組組長。1958年寧璘先生成為景德鎮陶瓷大學本科教育的開拓者之一,見證了中國陶瓷藝術教育和人才培養走向輝煌的發展之路。
 
  一、革命進步思潮的影響
 
  寧璘先生1921年出生于江西省余江縣,自幼受到龍溪書院儒學熏陶,早年受同鄉鄒韜奮先生愛國、進步思想的影響走上了藝術道路?箲鹌陂g,他來到重慶,在中國電影制片廠工作,1943年考取了武昌藝專繪畫科?箲饡r期的武昌藝專原校址毀于日軍轟炸,學校被迫西遷,輾轉湖北宜昌、四川江津辦學。武昌藝專在學術上倡導中西融合,西畫教員師資力量充沛,有留法藝術家唐一禾,留日藝術家許敦谷、倪貽德,留英藝術家彭沛民等,在抗日熱潮中,武昌藝專組織師生在武漢三鎮舉辦各種抗日宣傳展覽,著名油畫家唐一禾先生創作油畫作品《七七號角》,在社會上影響巨大,因此武昌藝專成為西南戰區諸多藝術學子求學的首選。

學生時期的寧璘
 
  四川江津五十三梯李家祠堂武昌藝專校舍是寧璘求學期間最美好的記憶。由于教育部取消了當年考入戰區學生的貸學金,使得寧璘沒有了生活費的來源,面臨失學。時任武昌藝專校長的唐義精聽說后,為了使戰區的學生不失學,不挨餓,不流離失所,決定安排寧璘與金維諾等貧困生到圖書館勤工儉學,盡管戰時學校物資、資金奇缺,他們的學費、生活費仍由學校負擔,直至1946年畢業。武昌藝專辦學條件雖然艱苦,但學校有兩個西畫室、一個理論教室,還有男、女生宿舍。畫室雖是茅屋土墻,但里面開了天窗,條件算是很好的,光線充足。學校還有球場、琴房。鄉村環境清幽寧靜,同學們彈琴的時候,老鄉趕場經過學校,都要坐在五十三梯上聽一聽,休息一下,享受悠揚樂曲帶來的片刻靜謐時光。寧璘在武昌藝專五十三梯學習期間,深受校長唐義精與教授唐一禾的關懷和教誨,唐一禾教授對經常來求教的寧璘格外關心,對其水彩寫生作品耐心講解,從取景構圖到用色、用筆、掌握水分,以及如何觀察分析對象等都不厭其煩地作出具體詳盡的指導。那時資源匱乏,素描只能用木炭畫,油畫用礦物石紅粉還有膩子粉來調,加桐油或者亞麻油來練習筆觸,但是由此打下了深厚寫實基礎,掌握了寫生訓練的方法及藝術表現力。
 
  1944年3月24日武昌藝專校長唐義精與教授唐一禾在乘“民惠輪”去“陪都”重慶參加全國美術會議途中發生沉船事故,兩人不幸罹難。寧老憶起二位恩師不慎沉船之事,他和劉國樞、刁煥文、鄧云煙等同學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不分日夜地去尋找老師蹤跡,一邊找一邊失聲痛哭,十分痛心。至今談到此事,寧老幾度落淚,他感慨到:“一晃七八十年過去了,他們兩兄弟當時對我們真的很好啊,唐一禾先生是當時國內留法的畫家,技巧高超深得學生愛戴。出事時唐義精先生50多歲,唐一禾先生才40多歲,我們作為學生都感到心疼和惋惜。”
 
  武昌藝專為西南地區藝術人才培養工作做出了重大貢獻,武昌藝專本就有著深厚的愛國主義情懷,保護進步人士,當年在武昌藝專西畫部任教的還有著名油畫家楊立光、馮法祀等老師,馮法祀老師是一名中共黨員,在校期間經常引導同學們關心社會,關心國家興亡。中國共產黨雙河特支建立,五十三梯的武昌藝專也建立了支部。革命的進步思潮也深深影響到了寧璘畢業之后的人生選擇。重慶解放后,寧璘也光榮的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西南軍區十二軍文工團美術隊的一員。
 
  二、抗美援朝的藝術青春
 
  寧璘先生1951年至1953年期間在中國人民志愿軍12軍政治部工作,參加了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并先后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十二軍政治部美術組組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六十軍政治部美術組組長。歷時三個春秋,他隨軍經歷了千里夜行軍,參加了艱苦卓絕的第五次戰役和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創作出了大量動人的水粉畫、連環畫和幻燈片,為抗美援朝奉獻出了燦爛的青春,先后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軍功章兩枚。

1952年文工團合影

  1951年寧璘跟隨中國人民解放軍十二軍政治部文工團美術組跨過鴨綠江,來到朝鮮。經歷過飛機掃射、大炮轟擊,坦克機槍射擊,掩埋過戰友的遺體,還承擔過打掃戰場,輸送傷兵和整理犧牲烈士的遺物的任務,將在戰場上犧牲烈士的所有遺物和信息整理好交給組織。雖然隨時可能戰死沙場,但是沒有一個人退縮,志愿軍們都本著必勝的信念,積極為革命事業奉獻自己的青春。 1952年春夏之交,寧璘隨美術隊活躍在第一線陣地上,當時相機匱乏,隊員們就用鉛筆、速寫本當成槍彈,鼓舞戰友,打擊敵人,記錄戰爭。一次次的深入戰斗前沿,戰友們同吃同住,共同戰斗,共享勝利喜悅。美術隊先后創作了連環畫《梅永洪智破三坦克》,功臣肖像《華川阻擊戰四勇士》,并印發給各個部隊。后來部隊從沈陽買來四臺幻燈機,寧璘和戰友們就承擔起了繪制創作和放映幻燈片的任務,用一輛手推車載著幻燈機和發電機,爬山涉水為三十四師巡回放映,一晚三四場,一場個把連,傍晚開始放映。那時,山上有防空哨,敵機一來美術隊就馬上熄燈停映,敵機一走又開燈續放。戰地美術組繪制了《偵察員巧計捉俘虜》《七勇士夜襲轎巖山》《爆破英雄鄧祥林》《穿山英雄》等幻燈片。

寧璘作品
 
  1953年8月13日,朝鮮停戰不久,寧璘和戰友李南浦接受軍政治部任務,參加在朝鮮東北部咸鏡南道咸興市舉辦的“慶祝朝鮮8·15解放5周年”紀念活動,立即把美術隊12位同志入朝三年來在戰地創作的60多幅水粉畫、30多幅素描和速寫、20多件木刻、10多冊連環畫捆成一大包帶到咸興市駐地的二樓展廳,開始布置《中國人民志愿軍十二軍美術隊美術作品展》。這些作品都是美術隊同志們三年多在戰爭生活中親身感受的人和事,不少是從部隊中采訪典型戰例與功臣獲得一手真實材料所創作的畫卷。在展覽開幕后參觀的朝鮮觀眾爭先恐后、川流不息,像節日趕集市,咸興市的阿巴基、阿媽尼等百姓們喜歡何孔德的水粉畫《雪山搶救》、曹增明的水粉畫《偵察員巧計捉俘虜》、寧璘的水粉畫《七勇士夜襲轎巖山》以及表現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親密關系的各類美術作品。這些作品反映了中朝人民血溶于水的深厚友情,生動詮釋了志愿軍戰士英勇無敵和偉大的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寧璘和戰友作為貴賓參加了咸鏡南道黨政軍盛大的閱兵式,中朝人民勝利后的喜悅激動的熱烈場面,至今都使得寧老終生難忘。

軍旅時期的寧璘
 
  1955年寧璘從軍旅轉業到地方,先到上饒市一中初中部任教。據美術理論家錢海源回憶,他在上饒一中得益于恩師寧璘對他進行美術啟蒙教育。寧璘老師在課堂上教授學生畫素描和水彩靜物,課余時間還帶學生們到校外去畫水彩畫。1955年2月,寧璘被調到江西革命烈士紀念堂從事油畫創作,與江西畫家彭友善、吳齊、余新民、蘇正、王平、李朝敦等人成立油畫創作組,并任油畫組組長,赴全國各地參觀革命遺址和現場寫生,創作出油畫作品《農民暴動》在江西省革命烈士紀念堂序幕廳長期陳列。
 
  三、陶瓷藝術人才培養的奠基者
 
  新中國成立之初,在黨的領導下,新中國美術教育隊伍干勁十足,各大美術院校廣收人才,并開始完善教學體制。從國家到地方都十分關心陶瓷藝術教育的興辦,1958年輕工業部景德鎮陶瓷學院正式成立。寧璘先生也就在這一年調入陶瓷學院美術系從事基礎課教學。寧璘先生主要從事素描、水粉課程的教學,深得師生愛戴。長期從事美術教育工作,為發展中國陶瓷藝術基礎教育嘔心瀝血,在中國陶瓷藝術教育園地辛勤耕耘,碩果累累。 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開始招收陶瓷美術設計、陶瓷美術雕塑兩個專業,均開設了素描、水粉等課程,基礎教研室有丁千、寧璘、李良友、趙履安等一批從專業美術院校畢業的教師,尤其是寧璘先生在教學思想、方法和制度方面大體繼承了武昌藝專與軍旅創作的特色。在藝術思想上,寧璘先生繼承解放區的傳統,重視美術普及工作與群眾的觀點。他注重素描、水粉色彩的課程練習,畫面因工具、顏料、工序、風格的不同而分,在題材上則有各種不同的風格的人物、靜物、風景、肖像等。寧璘先生在基礎教學授課時率先實行水粉畫教學,倡導外出風景和室內靜物色彩寫生的練習,注重打牢基本功,促進了藝術基礎教學向科學化、規范化方向發展。 寧璘先生在長達80年的藝術教學實踐中,把對民族傳統藝術精神與藝術基礎教育體系結合起來,對素描與色彩的相互影響、風格的形成與流變、地域與時代藝術的關系等方面做了審慎細致的研究,提出了外出風景和室內靜物色彩寫生融合的教學主張,首創水粉畫色彩寫生教學體系,形成了獨特的景德鎮陶瓷學院水粉畫教學體系,準確地把握了當時色彩教學和藝術教育現代化的前進方向。寧璘先生結合自身的創作經驗和體會,尤其在水粉課程中,摸索出靜物、風景寫生規律和教學方法,在授課中注重梳理水粉畫技法與色彩知識,在寫生中如何觀察靜物搭配與校內外不同風景的表現方法。并總結出:畫小色稿;構圖中重視形式美;運用色彩表現對象質感、空間、立體感;控制表現各種色彩在特定環境中的變化等四大要點。這種授課方式,為陶院學子打下了深厚的藝術基礎。他還撰寫了色彩基礎知識講稿,補充中國古典詩詞中的繪畫性。在給學生輔導時,他非常具有耐心,提倡個別輔導、集體觀摩和小組觀摩等教學互動。 寧璘先生在教書育人中默默耕耘,謙虛淡泊,將全部心血傾注在學生培養上,努力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其精湛的藝術造詣和積極負責的教學態度,深受學生們愛戴。同學們常常去寧老師家中請教,他都詳細地給大家講解。寧璘老師的關心與鼓勵,學生們一直記在心頭。1976年景德鎮陶瓷學院復校之后,寧璘先生還曾經帶領美術系的學生們赴婺源清華水粉寫生,雖然年過半百,卻和同學們一道爬山涉水,烈日中來,風雨中去,晚上不顧白天的勞累,不倦地給學生們指導講課。2003年,在設計藝術學院學生的要求下,八十三歲高齡的他還給學生上色彩課,老驥伏櫪,奮千里之行。


1989年浙江紹興寫生

  寧璘先生一生桃李滿天下,長期耕耘在教學的田園之中,憑借著扎實的繪畫藝術功底和誨人不倦、關愛學生之心境,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年輕有為的學子,許多都成為了知名的教授和藝術家,以及中國陶瓷藝術教育的棟梁之才。
 
  四、現實主義創作的踐行者
 
  在漫長的80年的繪畫創作實踐中,寧璘先生堅持生活是藝術創作的源泉,堅持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走進郊外、工廠、農村、少數民族地區等生活沃土,獲取創作素材。他的作品具有真實生動、清新自然等藝術特征。
  他早年代表作有水粉畫創作《爆破英雄伍先華》、《七勇士夜襲轎巖山》,曾在朝鮮南道咸靜市展出,大受贊揚;《紅軍宣傳員》參加江西第三屆美展,并由省美協收藏。多幅水粉風景畫發表于江西日報、江西畫報、湖北美院院刊等報刊上。在南京軍區文化部主辦的老干部畫展中,水粉畫《懷玉山下》、《白楊樹》等四幅作品備受稱贊,全部由軍區文化部收藏。曾經由福州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與遼寧美術出版社出版過兩部《寧璘水粉畫集》,中央美術學院金維諾先生評價:“寧璘水粉畫創作以真實情感融入筆墨形成自己語言,同時保持純凈的理念,立足于生活的土壤,真正以研究的精神來創作,使作品保持著充沛的內在精神,而創作體現著他寬廣與樂觀的心態。”
  2012年10月19日,寧璘先生個展在景德鎮陶瓷藝術研究院舉辦,共展出260幅水粉畫作品。作品尺幅都不大,但多為戶外寫生,色調明亮,清新自然,都凝聚了寧老熱愛生活和樂觀向上的人生智慧。
  縱觀寧璘先生革命道路與藝術創作思想的形成,與他的學術修養、人格品行、美學思想直接有關。他一生從事革命工作與藝術教育,致力于藝術創作人才的培養。“精純之美育,所以陶養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純粹之習慣。”今天對于寧璘先生的藝術教育的獨特意義和價值研究才剛剛開始,寧璘先生在革命道路、藝術教育、藝術創作三個方面都有體系構筑的不朽功績,是由立德、立身、立言、立功的全面綜合所體現的。所以寧璘先生是中國本土意義上的革命道路、藝術教育、藝術創作融合的通悟者。他的藝術思想充滿著素樸而光輝的色彩。他的藝術人生竭力倡導對真、善、美的認知和實踐,把藝術引向了廣闊的自然和人生真諦。
分享按鈕
上一篇:歲暮天寒 情暖學子
下一篇:最后一頁
3d真人游戏美女脱衣服—官方网址 秒速飞艇稳定玩法 香港六合彩85期结果 北京赛车pk10稳定杀一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 上海快三是真的吗 奇人平特8平码 白猫六合图库准不准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马127 金猴赌经 香港权威一波中特官方网 体彩p3开机号 青海快三豹子最多中过 香港白小姐图库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吉林快三三不同号预测 122期二肖中特